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广州钉子户郭志明:30平米索赔1亿,坚守14年未搬,现开出租为生

发布日期:2022-09-07 11:24    点击次数:128

2008年,洲头咀隧道宣布正式通车的那一刻,一幢八层高小楼被立交桥包围的照片,瞬间在网上引起热议。

这栋八层小楼,在那段时间一度成为网红打卡点。

“不是不想搬,是搬不了。”小楼里唯一的住户郭志明不知道第几次说出这句话。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成为拆迁户,想要两套房

这件事情还要从14年前开始讲起。

“我们的房子要拆迁了。”郭志明接到了一通电话之后,赶忙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家人。

郭志明内心十分清楚,这次拆迁即将改变他们全家人的命运。

原来,广州市与佛山市敲定了广佛都市圈,为了让两个城市更好地发展,洲头咀隧道修建计划公布了出来。

而郭志明住的房子,正好在洲头咀隧道规划的绿地范围,因为隧道通车以后,会给附近的居民带来不少噪音,于是他家的房子也被纳入了拆迁范围。

刚刚那通电话,正是拆迁办的人给他打的,告诉他,他家的房子要被征收了。

当天晚上,郭志明全家7口人围聚在一起,兴高采烈地商量着房子拆迁的事情。

“我们要换成两套房子才行了,一套大哥家住,一套我和丽霞住,母亲跟我们两口子一起。”郭志明对着一家子人说道。

大家听完郭志明说的,都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头。

等讨论完后,郭志明躺在狭小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在心里一遍一遍畅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梦想着新家的模样。

就连第二天上班,郭志明都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盼望着拆迁办的早日到来。

原来,小楼里住的不止郭志明一家,还有大哥一家三口,加上母亲,就是一家七口人。

7个人住在30平的房子里,为了住起来舒服点,他们在房子中间搭上了木板,30平的房子被分为两层。

虽说比以前好了很多,可即便是这样,30平还是住不下7个人。

这次拆迁也让郭志明大大舒了一口气,他曾想离开这个狭小的房子,却一直没能离开,没想过,广州市竟然给了自己离开的希望。

可等来的不是期盼的美好,而是冰冷的现实。

隧道动工,全家在废墟中生活

拆迁办来到郭志明所处的小楼,对小楼里的住户提出了两种补偿办法。

一种是给他们提供30平的房子,以相同的面积换取相同面积的安置房;另外一种则是按照目前的住房面积和低于市价的价格来提供拆迁补偿款。

郭志明听到拆迁办的答复后,当场脸色煞白,他幻想的房子和美好的未来瞬间被无情的现实破灭。

他面色沉重地回到家,一家人都在等郭志明带回来的好消息。

可当一家人听到郭志明带回来的消息后,全都陷入了沉默。

直到深夜,郭志明躺在床上,想着拆迁的事情,忧心忡忡,无法入眠。

他心想:“我们住的房子才30平,按照30平的面积来赔偿,7个人怎么住得下,没理由的嘛,必须要两套房子才够住。”

等待拆迁办再次到来时,郭志明拒绝了拆迁办给出的赔偿方式,并称自己需要换两套房才肯搬。

拆迁办来了无数次,小楼内其他住户都一一搬走了,有人选择了拿赔偿款,拿到手的有四五十万,也有人选择了房子,但郭志明一直坚持自己的要求。

很多人都在说他异想天开,当时广州的房价比其他城市都要贵,如果按均价5万一平来计算,市区内一套2室的房屋得要500万左右,两套就需要1亿。

也不乏好心的邻居去劝郭志明,让他同意拆迁算了。可郭志明还是坚持如此,他以为只要自己不同意,拆迁办就没有办法拆迁这座小楼,等到修隧道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不得不拆迁的时候,拆迁办一定会向自己妥协的。

但可惜的是,郭志明迎来的并不是拆迁办的妥协,而是施工队的到来。

施工队在这栋小楼内到处拆、砸墙面、窗户,在郭志明家门前每天都能看到不少从楼下拆除下来的墙面、木板、玻璃等垃圾,时不时还会有砖头从楼下掉下来。

每次开门时,都要小心翼翼,生怕被楼下不小心掉落下来的东西砸到。

出门的道路也不见了,变成了一座座废墟,郭志明一家每次出门都要在废墟上摸索半天。

孩子的上学也因为施工队的到来成了一件难事。白天,他的妻子会起个大早,背起孩子,走过变成废墟的马路去上学。

晚上郭志明也要在一片漆黑中,慢慢摸索着小心翼翼地回家。

正当郭志明一家习惯了这种生活时,隔壁的施工队开始了连夜赶工的日子。

施工队的机器会工作到凌晨三四点,甚至早上六点,这让郭志明一家整晚无法入眠,而第二天郭志明一家还要早起挣钱养家,郭志明的儿子也要早起去上课。

这样睡眠不足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隧道工程也建好了。

随着施工队的离去,突如其来的安静让郭志明放松了许多。

但他不知道的是,又有新的烦恼包围了他。

被戏称为最牛钉子户

隧道正式通车了,每天在小楼外往来的车辆不计其数。

郭志明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一家人也恢复了以前平静的生活。

但他不知道的是,一张小楼被立交桥包围的照片,在网上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

网友吃瓜的力量过于强大,一下子找到了郭志明家居住的小楼位置,郭志明当初拆迁时的决定也在网上传播。

一瞬间,他成为了网络名人。

网友给郭志明取了一个外号,说他是“最牛的钉子户”。

不仅如此,小楼也成了网红打卡地,有不少人为了蹭热度、看热闹跑去打卡。

“看,就是那个最牛钉子户的家。”

郭志明在房内看着外面的人,听着他们议论自己的声音,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没有人知道,其实郭志明很想搬走,可他搬不了。

原来,郭志明的父亲早年在广州木材厂上班,这栋小楼是木材厂分配给员工的福利房。

小楼的1楼是用来放置木材的仓库,郭志明的父亲把1楼整理出来,让家人住在这里,这一住就是住到现在。

后来,广州出了“房改房”的政策,员工可以通过全价、折价的方式来购买单位赠送的福利房,以此来获得房子的产权。

住在2楼以上的住户都拿到了房子的产权,但郭志明一家住在1楼,1楼享受不了产权,房子的产权需要跟木材厂协商。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原先的木材厂早就被其他公司收购了,郭志明也联系不到收购木材厂的公司。

房子的产权问题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日子在门内的沉默声和门外的拍照打卡声中度过,而郭志明的内心深处,想着的仍然是搬离这里。

他觉得,只要离开这里,就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先离开这里的不是郭志明,反而是他的大哥。

大哥搬走,他渴望搬迁

“二弟,我们不住这了。”郭志明的大哥对着郭志明说道。

原来,不止郭志明一个人忍受不了这种成天被人围观的滋味,他的大哥同样受不了,一直在寻找离开这里的办法。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个办法终于被郭志明的大哥找到了,他的大哥成功申请到了公租房。

在拿到公租房的那一刻,郭志明的大哥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个30平的小房子。

郭志明看着自己的大哥和大嫂,两人满脸喜色地离开了这个拥挤的小房子,他的心里满是羡慕。

他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未来自己一家是否能成功离开这里。

很快,心系逃离的郭志明被另外的事情给绊住了。

郭志明当时的工作就是开出租车,他有一个搭档,两个人每天轮流倒班,但他的搭档突然离职,郭志明只好一边承担两人的工作,一边找新的搭档。

但过了很久,郭志明都没有找到新的出租车伙伴。

长期超负荷的开车工作,这让郭志明的身体开始吃不消了。

无奈之下,郭志明只好提出辞职。

可辞去工作并不能带来收入,也不能维持生活开支,正好那时网约车兴起,郭志明在朋友的介绍下,又干起了出租车的活计,只不过这次是网络订单了。

郭志明没有自己的车,他便租了一辆汽车,专门用来跑单,每天赚多赚少都靠自己。

闲暇时候,郭志明会坐在房间里,看着外面匆忙往来的车辆,心想大哥走了,房子里现在只有4个人了,想到新房,他的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次与上次不同,他不再想要两套房,反而更想要当初拆迁办承诺的同等面积的房子。

他在心里默默念叨:这次拆迁,是不是能够顺利进行?

搬迁陷入僵局,盘算装修房子

拆迁办的工作人员确实又联系到了郭志明,告诉他,给他安排了一套荔福大厦5楼的房子,让他等消息。

这可把郭志明乐坏了,但郭志明等待搬迁的消息迟迟没有到来。

多次的等待,让郭志明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可是生活似乎又跟郭志明开起了玩笑。

2018年,跟往常一样,郭志明正准备开车回家休息,一场大暴雨突如其来,一直下个不停。

这场暴雨被专家称为台风山竹,持续的暴雨让不少广州人家中遍布积水,郭志明家也不例外,他们住在一楼,雨水透过窗户、地面渗入房内,最严重的时候直接没过膝盖。

这次台风持续了将近8个小时,还把房子内的家具都泡坏了。

郭志明一家都在为这事苦恼,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想要换一套房子,但是微薄的收入不能支撑他们拥有一套新房。

郭志明的妻子在小商店帮忙,他们两口子的收入不高,平时还要负担老人、孩子的学费、生活费,根本没有多余的余钱。

而郭志明的大哥在做保安,大嫂刚退休不久,找他大哥大嫂借钱,大哥大嫂又无钱可借给他们。

郭志明实在想不到好办法,只好继续等待着,可等来的却是一场危及全球的疫情。

这场疫情持续了一两年,受到疫情的影响,郭志明已经好久没跑出租了。

直到2021年疫情逐渐好转,广州市全面复工,他才又开始继续干起了出租。

但生意总归是受到了影响,日渐惨淡,有时候一天下来,都没有一个订单。

值得庆幸的是,郭志明家的房租从来没涨过,1个月才100块的房租,对比逐渐上涨的生活开销来说,这点钱,仿佛算不上多少。

通过这次的疫情,让郭志明心中有了不少感悟。

他躺在床上,房外车辆的喇叭声、轰鸣声比没有发生疫情前要少了很多,还能听到不少青蛙声。

他感概道:“好像在哪里生活,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10多年的等待,让他不再幻想拥有两套房,他开始有了新的打算,他想把房子重新改造一下。

孩子慢慢长大,需要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了,他想给孩子单独改造一个小房子;以前被水浸泡过的家具,如果不能修改,他觉得自己动手换一件;以前被拆迁砸坏的地方,他想把它们都修改。

雨过之后便是天晴,这套经过了风风雨雨的老房子,正如同疫情过后的郭志明一般,在城市的一角慢慢焕新,慢慢开始新的生活。

参考资料:

【1】《环球网》,《曾经,他是广州“最牛钉子户”,如今还在辛苦开滴滴》

【2】《时代周报》,《百年老街、过江隧道与钉子户》

【3】《大粤网》,《广州洲头咀隧道“圈中楼”最后的钉子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