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陈胜吴广与六国贵族有什么矛盾? 扩张路线是怎样的

发布日期:2022-09-07 12:28    点击次数:134

公元前209年七月末,陈胜吴广攻克陈城。陈郡太守和陈县县令都不在任上,郡丞战死。

陈胜称王,国号为“楚”或“张楚”,吴广为假王,蔡赐(陈郡上蔡人)为上柱国。

陈胜瓜剖棋布,再次布局,分多路出兵。陈胜坐镇陈都,兵分八路。

第一路,陈郡阳夏人假王吴广率军两万,攻打秦朝三川郡。

第二路,以魏国人周市为将军,率兵三千北上进攻魏国旧地。

第三路,以陈郡陈县人武臣为将军,魏国人张耳和陈馀为校尉,楚国人邵骚为护军都尉,率兵三千北上进攻赵国旧地。

第四路,以泗川郡铚县人宋留为将军,向西南攻入南阳郡。

第五路,以陈郡陈县人周文为将军,攻韩国旧地,为吴广减轻压力。

第六路,以陈郡汝阴人邓宗为将军,南攻楚国旧都寿春。

第七路,以东海郡广陵人召平为将军,攻打东南方向的家乡东海郡广陵。

第八路,以武平君畔为将军,东攻东海郡。(这一路十二月份才出发)

此时的陈城,魏国人竟建立了一个小朝廷。魏王假的异母弟宁陵君魏咎[jiù]主导,其亲弟魏豹为辅,加上张耳、陈馀、周市等,一套完整的统治机构出炉。

秦灭魏前,曾派使臣联络用五百里封地交换宁陵城,遭拒。宁陵君魏咎率军誓死抵抗,在大梁陷落前,宁陵城依然在魏咎手中,后来大势已去,魏咎才逃到陈城躲避。

张耳和陈馀都是大梁人,张耳年少时曾为信陵君门客,曾任魏国外黄县令,后成为大梁守将。

张耳有个亲信陈馀,也是大梁人,陈余年纪比张耳小得多,事奉张耳如父兄,张耳也看待陈馀如子弟。

王贲攻破魏国都城大梁时,张耳是大梁的守将之一,已经进入卿这个级别。陈馀作为张耳义子,当时也在军中供职,是大夫级别,也参加了大梁保卫战。大梁城破后,二人开始逃亡生涯,秦始皇专门开价悬赏张耳和陈馀的人头,张耳悬赏千金,陈馀悬赏五百金。

张耳和陈馀避开村镇,逢林便入,在中原兜兜转转数年。直到秦军南下岭南,北击匈奴,中原兵力空虚。二人才找到陈城这个地方定居,改名换姓,担任里监门(守城门的小吏),可谓刎颈之交。

陈胜召集县中父老豪杰,都来会议。有阿谀逢迎之辈,请陈胜称王:“将军披坚执锐,征伐无道,复立楚国社稷,具有大功,宜为楚王。”

陈胜问张耳、陈馀这两位魏国卿大夫:“可为楚王否?”

张耳没说话,陈馀答道:“天下苦暴秦久矣,今将军为天下除暴,初至陈城便自称楚王,恐天下人心不附!愿将军暂缓称王,急引兵西向,并遣人立六国宗室之后为王,为将军援兵,由此灭暴秦,据咸阳以令诸侯,则将军再称秦王,霸业可成。”

陈胜没有听张耳、陈馀所言,仍自称张楚王。按照张耳、陈馀的想法,陈胜应该请魏咎继任魏王,以张耳为魏相,陈馀为将军,起兵收复魏国旧地。

然而陈胜有自己的想法,“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是挂着嘴上说说的,若尊魏咎为魏王,各诸侯国很快都会推出自己的王,特别是楚国将会有楚王出现,陈胜不能让这种局面出现

周市是魏咎的一名亲信,出身是士,与陈胜相似。周氏是西周多个天子的后代,这个时代的周氏人大多有一定地位。

陈胜派人将魏咎和魏豹居所控制起来,这两个人身份特殊,既不能杀,也不能重用。若杀了这两个魏王假的弟弟,六国王室恐怕在反秦前,先要率军来灭陈胜。但也不能重用,奉为魏王是不可能的,拜将去打魏国旧地也不行,他们一旦打下魏国肯定是要称王的。

至于张耳和陈馀,二人在魏国家喻户晓,影响力太大,也不能去魏国,需留作他用。

接着陈胜拜周市为将军,率兵三千,北上进攻魏国旧地,就这样把魏国的人马拆散了。

魏咎其实才是率军攻打魏国旧地最佳人选,魏王假死后,他是魏王的不二人选,毕竟魏国人心所向,而且年龄只有三十几岁,又有作战经验。纯粹从战争的角度看,陈胜应该拜魏咎为魏王,以张耳为魏相,陈馀和周市为将军,攻打魏国旧地。

实际上陈胜把魏咎按在陈城,将张耳和陈馀支到赵国旧地,只派四人中最没影响力的周市攻魏国,是贯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纲领。

周市沿鸿沟北上后,魏国百姓箪食壶浆,以迎王师。魏国旧都大梁曾被王贲水淹,后来又堕毁城墙,成了一座废城。周市便在济水北岸的临济建都,派人请陈胜把魏咎放回去封魏王。

然而陈胜是铁了心不放魏咎魏豹兄弟,周市则继续扩大战国,沿济水东进,一度攻克多座齐国城邑,打到临淄不远的狄县

周市三次请陈胜释放魏咎并立其为魏王,陈胜三次拒绝。直到十二月,吴广兵败被杀,陈胜才勉强同意,释放了魏咎和魏豹兄弟。

张楚军巅峰时期有百万之众,天下闻张楚令者莫敢不从,天下起义军更是唯张楚王令是从。可惜陈胜铁了心压制六国宗室,这也是陈胜军事上盛极而衰的一个重要原因。